浅谈让微信更好地传播正能量信息

  • 没有评论

  在我国科学技术不断进步以及国民经济稳定增长的时代背景下,微信这一传播媒介在近几年来的应用广泛程度以及流行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人们的预料。在日常工作以及学习中,不管是成年人、青少年还是老年人,都在高频率的使用着微信,甚至于很多人们的生活乃至工作都需依靠微信来完成。但是这种新的传播渠道也给网络舆论的管理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基于此,作为新时代的网民,我们应该正视微信传播平台的积极作用,努力营造健康向上的网络环境,做正能量的传播者以及凝聚者,以此来为和谐社会的构建供有力保障。
关键词 微信 传播 正能量信息 策略
中图分类号F27 文献标识A 文章编号1674-1145(217)3–2
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便携式智能终端设备的发展以及普及,以微博、微信等为代表的新型媒体也得到了广阔的发展前景,并进一步扩大了社会大众的话语权以及舆论空间。然而人们在使用微信相互交流沟通时,也会面临着网络谣言以及不良思想等负面信息的困扰。所以,为了避免和减少因此类负面信息疯传而给国家以及社会带来的巨大损失,我们需积极探索一条基于微信公众平台下的正能量信息的传播途径,不断高网络舆论引导能力,从而为今后微信公众平台的良性发展奠定基础。
一、微信公众平台下信息传播的特点
(一)以“一对一”的信息传播方式为主
微信作为一种新兴的通讯软件,具有个人对个人的小众化特点。但是由于网络传播的快速性以及及时性,就算是“一对一”的传播方式,也依然会使微信公众平台具有强大的信息传输以及扩散效果。现如今,随着移动通讯设备的发展以及普及,使得微信成为维系亲朋好友关系的主途径。具体来说,微信用户通过验证来确定彼此的好友关系,而微信好友常常会将自己的心情、生活状态等信息发布到微信平台上,形成“朋友圈”,他们无需日日见面,也不用通过写信或上门问候也能及时了解到彼此的近况。其中,由于微信除了可以传输文字、图片之外,还具有视频、音频等多种形式,在信息传播过程中发挥着巨大作用,且真实度也较高。
(二)时效性较强且传播范围广
目前,每一个阶层以及年龄段都有使用微信的人,尤其是大学生这一特殊群体。他们为了升自己的思想政治觉悟,常常需时时关注时事闻。而对于中老年人而言,他们通过微信可以获取到更多有益身心健康的保健知识,并将自己认为好的经验以及做法继续进行转发以及分享,从而使这些有益的微信在被点赞以及转发的同时,迅速蔓延至各个阶层。另外,由微信传播的新闻时效性强,很多用户可以在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就了解到事情的经过以及结果。用户通过转载或者分享这些新闻,一方面高了信息的传播速度,另一方面也可在一定范围内造成影响,并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进而推动事件得到完美解决。
(三)传播信息容易被相信
个人微信公众平台的建立,常常局限于自己小小的交往圈内,圈中大多是亲人、朋友以及同学、同事这些相互都很熟悉的人,并且他们之间有着相互关注的特点。与此同时,朋友圈中人们之间的交流沟通就是建立在彼此信任的基础上的。因此,只其中的一方传播了一则信息,那么这则信息会很容易被其朋友圈中的人相信并且转发,而这恰恰为网络谣言的传播供了极大便利。
(四)信息传播的自由性以及开放性
在新时期,人们利用微信公众平台可以实现高效便捷的沟通与交流,这也使得新闻舆论的自由性以及开放性被进一步扩大,人们在微信平台上可以畅所欲言,对社会事件或现象进行自由评判。这就可以充分看出,自由、开放正是新媒体时代的主题。尽管人们可以便捷的就某一新闻事件发表自己的看法,但是也应该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进行,不能随意歪曲事实,使舆论偏离正轨。然而就目前来看,有些人为了获取更多的关注度,常常利用微信平台进行凭空造谣或者恶意歪曲某一事件的真相,有时还可能会动摇人们的人生观以及价值取向,这对于和谐社会的构建以及发展是十分不利的。
二、微信在传播正能量过程中的积极作用以及消极影响
(一)微信在传播正能量过程中的积极作用
第一,借助微信平台,正能量的传播效果更佳。在过去,新闻信息的传播主以电视广播、报纸以及杂志为主,而人们只能被动的去接收相关信息,最终的传播效果也很难达到预期。有调查显示,人们对于这些传统传播新闻的方式并没有太大兴趣,也可以说,其本身是极其缺乏吸引力的。而微信的出现却大大缓解了这一困境,它能够为人们供一个平等的交流、沟通以及互动平台,不仅可以实现正确舆论主导、正能量的强效传播,同时微信平台还起着较好的育人功能,从而有效高公民的整体素质。
第二,微信平台可以构建一个平等的交流空间。以当前的思想政治工作为例,思想政治工作主针对的是人,而人是有感情的一个群体,如果一味地抛弃情感来开展工作是不现实的,最终的效果也很难达到预期。结合以往的工作经验可以看出,很多思想意识方面的问题,虽然体现在工作上,但是其根源却与生活密切相关。基于此,我们可以积极构建一个可供员工倾诉的微信公众平台,让员工可以在这一平台上倾诉内心的苦闷。而相关政工人员在了解情况后,可以对该员工采取有针对性的沟通,帮助他处理工作、生活以及情感方面的问题,以此来供思想政治工作的人性化以及亲和性。
(二)微信在传播正能量过程中带来的消极影响
第一,监管难度大,为不良信息的传播供便利。微信的信息传播过程具有较强的针对性,只在双方的微信用户中进行,而其他微信用户则对传播的信息一无所知。这就导致微信的信息传播过程更加隐秘,从而增加了监管难度。具体来说,在朋友圈中传播信息时,因為只有朋友圈中的用户才可收到信息,这就会让某些不良信息或言论在小范围内迅速滋生,而得不到有效制止。另外,在朋友圈中传播的信息会很容易让用户接受,之后这些不良信息或言论就会通过一个个朋友圈迅速蔓延,一旦这些不良信息或言论出现在主流媒体上时,情势往往一发不可收拾。 
 第二,信息来源广泛,影响网络舆论走向。目前,有些微信用户从不正当渠道获得了虚假信息后,将其在朋友圈中传播。由于微信公众平台的特殊性以及“朋友圈”的影响,通过微信传播的信息很容易被其他用户所接受。这就会造成虚假信息在短时间内迅速流转于各个朋友圈中,进而造成严重影响,甚至于还会影响网络舆论的走向。另外,微信用户之间可以通过相互关注来了解彼此的动向,且微信用户关注的大多是与自己兴趣相投或者价值观立场相同的用户。这些立场相同的用户之间可以集中形成一个小团体,并由一个个小团体集合成一个大群体。当公众话题出现后,该群体内的意见往往会高度统一,进而出现“群体极化”的现象,让网络舆论强制性的朝着某一个方向发生偏移,甚至走向极端。
三、新时期升微信传播正能量信息效果的有效策略
(一)积极抢占微信阵地,营造良好的信息传播氛围
在新形势下,我们想为正能量信息的传播创造机会以及条件,主可以从以下两方面入手
第一,高对微信这一新兴媒体的正确认识。随着科技的进步以及时代的发展,微信已逐渐成为当前人们相互沟通、相互交流的重手段。而我们在利用微信传播正能量信息时,既正确认识到微信对于正能量信息传播的重性,同时也不能忽视微信传播过程中面临的消极影响以及危害。
第二,合理运用微信。在过去,我国主流意识形态的建设以及正能量的传播大多依靠传统媒体,比如电视广播、报纸以及杂志等。而随着时代发展,这一固有观念也应该发生改变,我们需积极介入以微信为代表的新兴传播媒体,并利用雄厚的思想理论底蕴、先进的现代传媒手段以及坚定不移的追求真理的战斗精神,积极抢占微信阵地,使其为我所用首先,正能量信息的传播需一批有能力、有担当且思想理论素质过硬的信息传播人才。相关部门也需制定和执行科学的薪酬制度,吸纳和培养更多人才积极投身于主流意识形态建设以及正能量信息传播事业中,以此来积累宝贵的人才基础;然后,把握时机,将这些人才投放到微信传播的洪流当中去,充分发挥他们的主观能动性以及聪明才智,利用微信平台及时纠正社会不良思想,并发挥其惩恶扬善、去伪存真等职能;最后,利用组织传播以及结构化传播等手段强化正能量信息的传播效果,引导广大人民群众自觉自愿的认同并主动参与到正能量信息的传播事业中去。
(二)加强对微信公众平台的监管
现在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每天的生活、学习以及工作中都会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信息。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信息中含有大量伪道德、伪正义以及伪事实等不良信息,对我国正常的社会秩序会造成严重威胁。尤其是在微信中传播的某些消极情绪很容易与社会现实相呼应,进而成为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的不利因素。基于此,我们应该加强对微信公众平台的监管,对传播的信息进行严格筛查、过滤以及屏蔽,对微信用户的身份进行审核,积极推行管理人员实名责任制,对已发现的违法乱纪以及不正当宣传等行为予以严厉打击,以此来为社会公众营造一个健康向上的微信交流环境。另外,我们还需根据当前以微信为代表的网络传播媒体的实际情况,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法律制度体系,针对任何通过微信平台抨击党和政府、传播不良信息的违法违纪行为,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从而在充分发挥微信传播正能量信息积极作用的同时,促进我国社会的和谐稳定发展。
四、结语
综上所述,智能设备的发展也给微信公众平台创造了巨大的发展空间。然而在微信传播信息过程中,也会面临着诸多消极影响。因此,我们需正视微信平台在正能量信息传播过程中的积极作用,积极抢占微信阵地,营造良好的信息传播氛围,加强对微信公众平台的监管,在把网络舆论引向正规的过程中,为广大网民供一个良好的正能量信息交流与传播平台。
参考文献
1 林畅,李艳军,刘京京,等.大学生使用微媒体传播正能量的媒介素养浅析J.今日湖北旬刊,213(1).
2 王轩.微传播 大数据 正能量——贵州省积极运用微博、微信、微视等新媒体平台创新宣传工作J.当代贵州,215(3)34-35.
3 刘波,王中强.“青春催化”公众微信平台传递正能量J.石油政工研究,215(2).
4 王健.善用新媒体传播正能量——云浮中支运用微信微博创新宣传思想工作的实践及启示J.现代企业文化,216(5)51-52.
5 张珍珍,高彦伟.利用微信路径传播大學生“正能量”的思考J.新闻研究导刊,216(14)32-32.
6 祝阳,张耀文,秦莉.基于微信平台的中国“正能量”传导模式研究J.电子政务,216(8)46-52. 

  

About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