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照隐红楼

  • 没有评论

《红楼梦》中出现了众多的人物形象,其中的主女性人物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贾探春、贾迎春、王熙凤等给古今的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她们的形象、个性、婚姻等却都无一例外地透着李清照的影子。本文即从形象、个性、婚姻这三个方面入手,深入剖析《红楼梦》中主裙钗和古今第一才女李清照的相互映照,以期开启《红楼梦》研究的一个新的突破口,并望通过两相比照,能够对女性研究特别是命薄才女研究有新的贡献。
AbstractTherearenumerouscharactersin,amongallthosecharacters,themainwomencharactersLinDai-yu,XueBao-chai,ShiXiang-yun,JiaTan-chun,JiaYing-Chun,WangXi-fenghavemadeaprofoundimpressiononreaderspastandpresent,athomeandabroad.Also,theirimage,personalityandmarriagehaveallwithoutexceptionletouttheshadowofLiQing-zhao.Therefore,thisthesisbeginningwithimage,personalityandmarriagewillgodeepintothemutualinflectionbetweenthemainwomencharactersinandthemostgiftedfemalescholarpastandpresentLiQing-zhaosoastomakeanewbreakthroughontheresearchof.Moreover,bywayofthecontrast,Isincerelyhopethisthesiscanmakeanewcontributiontothestudyonwomen,especiallygiftedfemalescholarswithhardlucks.
关键词《红楼梦》女性;李清照;形象;个性;婚姻
Keywordswomenin;Qing-zhao;image;personality;marriage.
作者简介李梦圆,女,1991.10,山东省梁山县人,山东师范大学中国古代文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中图分类号]I207.411[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1)-20-0011-03
引言
《红楼梦》是中国文学花园里一朵永远芬芳的奇葩,《红楼梦》中的女性则是这朵奇葩的娇艳的花瓣和柔嫩的花蕊,正如冯其庸先生所言“读者需解读《红楼梦》,至少是解读《红楼梦》里的爱情、婚姻、妇女问题,这也是《红楼梦》最主的方面。”【1】《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所在的“曹家是‘诗礼之家’,其祖父曹寅是著名的诗人、学者兼藏书家”,【2】曹雪芹生长在六朝古都南京并深受如此家庭环境之熏陶,熟知古典的他在塑造《红楼梦》中主女性人物特别是命薄才女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等人的时候不可能避开李清照形象的影响。李清照作为“中国古今第一才女”,她的血液通过曹雪芹深刻的思想、丰富的情感、敏锐的神经、细腻的笔触渗透到其在小说《红楼梦》中塑造的主女性人物身上。笔者发现,由历史与文学生成的李清照的形象在某种程度上已被《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分化为诸钗形象的某种成分,并于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贾探春、贾迎春、王熙凤等人身上,尤为显著。下面,笔者即从形象、个性、婚姻此三方面对《红楼梦》中主女性和李清照的互映关系分而述之。
一、瘦体愁怀——析《红楼梦》中主女性和李清照的形象互映
《红楼梦》中的女性人物与李清照在形象上的相似性,笔者仅以林黛玉为例进行分析。
首先表现在二者形体的相似上,即都是单薄瘦弱。
《红楼梦》第三回这样描写林黛玉的形象“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娇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从这一段文字我们可以看出林黛玉是一个典型的瘦弱娇美的女性形象。第七十回林黛玉在《桃花行》中有这样的诗句“桃花帘外开仍旧,帘中人比桃花瘦。”这和李清照是极为相似的。李清照在她的词中,多次使用“瘦”字。如“应是绿肥红瘦”,“露浓花瘦”,“新来瘦”,“玉瘦香浓”,“雪清玉瘦”,“玉瘦檀轻无限恨”,“鹤瘦松青”等等。“李清照的容貌的妍媸胖瘦如何,虽不得而知,但读者在阅读其作品时形成的印象,却是苗条而秀美的”。【3】深得李清照形神之至的数其词作《醉花阴》这首词的最后三句,“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深入刻画出了李清照瘦不禁风的形象。这不禁又使人联想起《红楼梦》第六十六回里兴儿说的话“自己不敢出气,是生怕这气大了,吹倒了姓林的。”一个瘦比桃花,一个瘦比黄花,两者的形象均何其瘦弱单薄,惹人怜惜。
林黛玉和李清照不仅在身体瘦弱这一特点上相似,而且还都具有多愁善感的特质。
林黛玉具有天生的“悲景悯物”的情怀,其《桃花行》说“花解怜人花也愁”“庭前春色倍伤情”,林黛玉将自己的愁绪“移情”到花儿身上,想到美好的春色终将逝去就会无比情伤。《红楼梦》中表现林黛玉愁怀的最经典之处数第二十七回林黛玉吟《葬花词》和第四十五回林黛玉作《秋窗风雨夕》了。其字字是泪、句句滴血、一吟一泣的《葬花词》痛彻心扉。其中的“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令人联想起李清照的《如梦令》“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虽然一个是“葬花”,一个是“叹花”,却以同样愁苦的心境,细腻的情怀,感伤的语调,把对花,更是对易逝的美好青春的叹惋哀伤之情表达得淋漓尽致。《秋窗风雨夕》中的“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亦使人联想到李清照的《声声慢》“憔悴损,如今有谁堪。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这些足以表明两者不论在诗词意境上还是在人物心境上都有着何其惊人的相似性。这让我们不得不怀疑,曹雪芹当初在塑造林黛玉形象的时候有没有融入李清照的影子!
二、丈夫气概——析《红楼梦》中主女性和李清照的个性互映
众所周知,李清照虽然是闺阁中人,但却具有非凡的男子气概,甚至更加胜之。如沈曾植在《菌阁琐谈》中说她“倜傥有丈夫气,乃闺阁中之苏辛,非秦、柳也”【4】,李调元在《雨村词话》中赞她“不徒俯视巾帼,直欲压倒须眉”【5】。而《红楼梦》中主女性亦如此。这一部分,笔者主以薛宝钗、史湘云、贾探春为例进行分析。
最能表现李清照丈夫气概的作品莫过于她的《渔家傲》词和《夏日绝句》。《渔家傲》梁启超在《艺蘅馆词选》乙卷中说道“此绝似苏辛派,不类《漱玉集》中语”【6】。清人黄蓼园在其《蓼园词选》中也说道“此似不甚经意之作,却是浑成大雅,无一毫脂粉气。”【7】这让人联想到《红楼梦》第七十回薛宝钗作的《临江仙》词“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与其说这首词表现了薛宝钗的沽名钓誉、野心勃勃,不如说展示了薛宝钗不让须眉的气概。李清照在她的诗《钓台》中写道“巨舰只缘因利往,扁舟亦是为名来。往来有愧先生德,特地通宵过钓台。”其中的“先生”指的是“严光”【8】,其志行高洁,拜官不受,不为名利所拘。这反映出李清照对世情不仅洞察秋毫,而且敢于揭露世情的丑恶,人心的不古。这种敢于揭露的精神正反映了李清照的丈夫气和一身正气。李清照的《夏日绝句》更加直接地体现了她的丈夫气概,甚或她不惧权势勇于讽刺当权者的大无畏精神,“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这是多么有力量和胆量的话语!那些贪生怕死仓皇逃跑的堂堂男子包括当朝皇帝也定会因之汗颜了。而《红楼梦》第三十八回薛宝钗在她作的《螃蟹咏》中也有类似大胆的言论“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宝玉看过之后,甚至大呼“骂得痛快!我的诗也该烧了。”这正从侧面说明了薛宝钗过人的胆量,连自称“须眉浊物”的贾宝玉都没有胆量甚至没有能力说出的话语竟然从《红楼梦》所有女性人物中最具封建贵族大家闺秀典范的千金小姐薛宝钗口中说出,不禁令人瞠目。

史湘云丈夫气表现得更加突出。如第四十二回黛玉为图画起名为《携蝗大嚼图》之后,“只听‘咕咚’一声响,不知什么倒了,急忙看时,原来是湘云伏在椅子背儿上,那椅子原不曾放稳,被他全身伏着背子大笑,他又不提防,两下里错了劲,向东一歪,连人带椅都歪倒了,幸有板壁挡住,不曾落地。”首先,一个封建淑女绝不会“伏在椅子背儿上”;其次“椅子不曾放稳”反映了史湘云具有男子般的粗心和不拘小节或者是在椅子上不老实乱活动的男孩般的调皮和活泼有趣;再次“被他全身伏着背子大笑”怎么能符合封建时代对女性“笑不露齿”的规范呢?把史湘云无所顾忌、豪爽放达的气概表现得最淋漓尽致的数第六十二回,其中这样描写道“果见湘云卧于山石癖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穰穰的围着他,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这是何等大胆的举动!一个封建社会的千金小姐,喝醉了酒随便在一个“石凳子”上呼呼地睡大觉,这玩得似乎也太过了头了,比起李清照更有甚而无不及。李清照在《如梦令》里写她的游玩经历“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也只是喝完了酒,乘着小舟,赶紧往家里赶,而不是随便找一个地儿就“眠卧”了。
此外,贾探春的身上也有着李清照浓重的影子。其一,表现在她的住所上。《红楼梦》第四十回这样描写贾探春的住所“秋爽斋”的布置“探春素喜阔朗,这三间屋子并不曾隔断。当地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白菊。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幅对联,乃是颜鲁公的墨迹,其词云‘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案上设着大鼎。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官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的大佛手。”从那些“案”“名人法帖”“宝砚”“笔筒”等可以看出贾探春的住所一点脂粉气都没有,而连用八个“大”字呈现出贾探春高旷开朗的丈夫气概。而李清照在其《金石录后序》中也提到“归来堂起书库,大橱簿甲乙,置书册”“首无明珠、翠羽之饰,室无涂金、刺绣之具”“几案罗列,枕席枕藉”,这正和贾探春如出一辙。其二,表现在她的爱好上。第二十七回说到贾探春不喜欢“绸缎吃食衣服”,不爱“胭脂花粉”,而是经常攒下钱来托宝玉出去时给她带些“朴而不俗、直而不拙”的“好字画”。这不禁使人联想到李清照对金石字帖收藏的极度喜好。李清照在《金石录后序》中说“得书、画、彝、鼎,亦摩玩舒卷,指疵病,夜尽一烛为率。故能纸札精致,字画完整,冠诸收书家”。其三,表现在她的志向上。第五十五回贾探春对自己高远的志向有这样的表白“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了,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业,那时自有我一番道理。偏我是女孩儿家,一句多话也没有我乱说的。”李清照也是深闺中的有才女性,现实社会不容许女性像男性一样闯天地、立事业,李清照也只能在她的《渔家傲》中表达一下自己“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的美好理想和愿望。而第三十七回贾探春宣称“孰谓莲社之雄才,独许须眉;直以东山之雅会,让余脂粉”更让人想起李清照在其所著《词论》中批评前辈“虽协音律,而词语尘下”“至晏元献、欧阳永叔、苏子瞻,学际天人,作为小歌词,直如酌蠡水于大海,然皆句读不葺之诗尔,又往往不协音律”等等的高度自信。

共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About Author